芝麻彩票|首页

不过彭羕听了吴懿的话他他却直接向两人问道不

 
  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 
    而且还有一点很关键的就是,乐进是上来了不假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qiushu.cc</strong>可兖州军的士卒呢,还真是没上来多少啊。所以这就不得不说,己方的严防死守很不错,并且到关上的兖州军士卒,最后基本都是非死即伤,少有能全身而退的。所以吴懿和黄权,他们心里清楚,哪怕这对方围攻函谷关这么些时日,今日更是给自己两人增加了不少压力,可实际来说呢。
 
    自己两人有担心,有顾虑,可是绝对不怕兖州军什么。别说如今就一个乐进,还带兵上来了,就算是再多来几个,夏侯兄弟等人都上来,哪怕就是曹孟德亲自带兵,那又能如何?无非就是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”罢了。至少短时日内,他们是能到函谷关上来,可却破不得函谷关如此雄关。除非他们有什么计,还得是自己两人中计了,最后才能算完。
 
    但是吴懿和黄权不是小看兖州军,这好的计策,尤其是能让两人中计的计策,不是那么简单容易,要不然也真是,早都有了!可如今对方还没有,那么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说起来压力比他们小的,就是曹操乐进他们这些人了。毕竟今日乐进终于是带兵上了函谷关,所以曹操算是暂时满意了。至于说乐进,虽说不至于一下就对自己满意多少,可终究是比之前强啊。进步了,就是好的。不是吗。至少让乐进看到了希望,之前是连函谷关都上不去啊。这可比之前强不少。
 
    并且虽说没两下就被人给逼退了,可这个也没办法。乐进知道自己不在状态,而且吴懿的武艺,绝对不必差。最后再来个黄权,还有城头那些凉州军士卒,自己不吃亏才怪。这个时候他也不得不庆幸,幸好自己算是反应快的,要不然的话,虽说不至于身死。也不可能被擒,可受伤,就几乎是一定的了。
 
    而真要是如此的话,就以自己主公那性格,还是不会让自己再带兵了,至少伤好之前,是不可能了,想都别想。qiushu.cc [天火大道]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乐进心里也是庆幸着,自己是见势不妙。退的及时啊。而且也不得不说,自己那反应,真是迅速,要不然的话。还不一定如何呢。不是他害怕什么,只是所谓“光棍不吃眼前亏”,这人家占据那么大优势。自己不过是刚上关,这岂能是对方的对手。所以自己当机立断。撤退,是一点儿都没错的。再说自己本来就不在状态。就算是在,也不见得能占到什么便宜。
 
    因此,乐进退下来之后,自己主公马上就鸣金,他是没有太多的意见。哪怕乐进心里是有遗憾不错,可他也都明白,这个状态,自己不适合再带兵上城头。这不可能两全其美啊,所以自己主公鸣金收兵,是再正确不过的了。因此,他心里也没多想,如今所想就是明日再战函谷关,自己还得比今日再进步才行,要不然的话,还得让自己主公更失望。
 
    毕竟今日带兵上了关,乐进这心里愧疚程度,是少了一些,这是个好现象,要不然的话,还不一定给他逼成什么样儿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乐进这儿,说起来他是轻松了一些,而吴懿和黄权,他们才是增加了压力。
 
    因此,再回去后,彭羕问了两句,两人一时却是没说什么。而彭羕却是一笑,说道:“不过就是乐文谦带兵上了函谷关罢了,二位至于如此?哈哈哈!”
 
    两人一看彭羕这话,还有他这说话的语气态度,分明就是看不起自己两人,多少都是有这个意思的。所以吴懿此时说道:“你小子懂什么?这如今兖州军鏖兵在函谷关,我军只能是严防死守,他们暂时没有什么阴谋诡计,还算是不错。可今日乐进带兵上了关,公衡和我,却也不得不多想一些,怎么也得对得起主公之信任!公衡你说,是也不是?”
 
    吴懿这话自然是要把黄权给拉上,哪怕他们三人关系都不错,可真要论起来,还是他和黄权,彼此关系更好。至于说彭羕,终究是后来的,而且也没有一起经历过太多,因此,这必然是要影响一些东西。
 
   
 
    果然,听了吴懿的话后,黄权是微微点头,“不错!子远兄所说不错!永年,这如今的情况,你也知道,我军面临着兖州军强力进攻,却是不能不谨慎小心,子远兄与我,岂能不谨慎对待?”
 
    彭羕闻言点头,然后说道:“二位之言,我没说没有道理。可如今这想太多,也无济于事。如果有那个精力,我看倒是不如仔细想想,如何能抵挡得住兖州军疯狂进攻!”
 
    吴懿叹了口气,“永年你当我不如此想法吗?可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办法,只能是见招拆招,就这么严防死守了!”
 
    黄权倒是没叹气,不过看他那个表情,确实也是心忧战事。不过彭羕听了吴懿的话他,他却直接向两人问道:“不知子远、公衡二位兄长,可相信小弟?”
 
   子远兄与公衡都如此信任小弟,那么小弟有个想法,要告知二位!”
 
    两人一听,眼前就是一亮,彭羕既然敢这么说话,那么显然,他是想到了什么,也许能破如此危局!这也说不定啊,两人确实是对他抱以信心,至于信任,那自然是没少了。
 
    因此,吴懿是忙问道:“不知永年之意是?”
 
   
 
    而旁边儿的黄权也没有忘了问,“永年想要说什么?”
 
    彭羕闻言,便说道:“子远兄、公衡兄,二位不过是在意如今兖州军势大,虽说我军人马也不少,可和对方相比起来,确实是没有人家多。而我想说便是,我们何不去求请援军,让人支援函谷关?”
 
    这,两人一听,还别说,确实是有道理啊。不过吴懿此时也问了,“那么依永年之意,是要向何处请求援军为上?”
 
    这个向何处请求援军,这确实是个主要的问题,毕竟从函谷关向北向南,向西,都可以,所以到底去哪儿,这个确实是最为重要的问题。
 
    果然,彭羕是早就已经想到了,所以他对两人说道:“二位兄长,小弟之意便是,去函谷西南的宜阳,请求援军,方为上策!”
 
   
 
    吴懿和黄权两人一听彭羕的话,虽说这宜阳算是距离函谷关最近的一个城了,可是……
 
    吴懿问道:“永年,这宜阳的马汉,岂能轻易出兵来援?毕竟他可不是自己就能做主出兵的啊!”
 
    别看吴懿黄权他们和马汉都认识,甚至黄权和马汉更是熟悉,交情也都不错,可马汉其人能不能出兵来,这个是问题,毕竟没有自己主公的调令,没有弘农太守的军令,对方能不能出兵,真是不一定。所以吴懿是有此一问,他心里没底,而且他也确实和马汉没有什么交情。
 
    不过彭羕却是说道:“我知晓公衡兄与马汉交情尚可,只需公衡兄书信一封交与小弟,小弟亲自去宜阳,说服马汉出兵!”
 
    吴懿两人一听,这个时候也只好如此了。但是说起来,马汉要是真敢出兵,那么以后在自己主公面前,这个绝对是个事儿。但是如今的情况,还是保函谷关要紧,所以吴懿和黄权他们想的清楚,最后要是自己主公怪罪下来,他们准备和马汉一起承担。毕竟人家真要是够意思来了,那么可真是,把人家给拉下水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   ...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