芝麻彩票|首页

你我就算都不行那不是还有黄老将军吗这糜芳可

 
    可他带来的那几千士卒,却是生力军,这己方可是不得不重视。至少如今来看,在人马上,己方就吃着亏呢。所以荀攸就是有什么就说什么,他的想法也简单,能让自己主公早看清如今的形势,早好。而且他也知道,就是程昱,他其实也和自己所想差不多,甚至就是一样儿的,不信来看——
 
    曹操此时看向了另一边儿的程昱,程昱忙说道:“主公,属下与公达想法相同。如今凉州军势大,确实并非是能以力敌之,看来还得慢慢来啊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,心里叹了口气,看自己两大谋士的意思,显然是不看好乐进今日的进攻。当然了,他们对己方的信心还是有的,这个自己也有。不过如今的情况,却是对己方不利,如果没有马汉带援军来就好了。可如今人家早来了,还都在关上了,这……
 
    程昱确实是和荀攸所想一样儿,两人此时对视了一眼,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。
 
    至于还在攻城的乐进,就和他们所说一样儿,在吴懿、黄权和马汉三人带兵守御着的函谷关面前,他今日还是和昨日一样儿,依旧是没有占到什么上风。说起来这多几千人,还真是,影响大了——
 
    乐进是费了大劲了,也没能登上函谷关,他心里是特别不爽。而且他已经连续被打退三次了,还都是吴懿出手给他整下去的。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兖州军是在一次鸣金收兵了,曹操也是知道,这个时候不鸣金什么时候鸣金?他确实也并不想这样儿,可事实摆在眼前,还是回大营在大帐内,从长计议吧。至少就看乐进这样儿,是上不到关上的。之前那个马汉没带兵来的时候,倒是还可能,可这两日,真就是没可能了。之后倒是可能,但却绝对不是今日。
 
    乐进带兵撤退,城头的三人是相视而笑。对他们来说,这都是所料之中的,就是之前他乐进能上来,但是如今,可不那么容易了。当然不代表人家就上不来,可要想之前那样儿的话,确实是很难。吴懿对黄权两人微微点头,然后三人是相视大笑,“哈哈哈!”“哈哈哈哈!”“哈哈哈哈!”——
 
    乐进带兵返回,曹操简单说了两句,无非就是劝慰他一下。然后带着众人回了大营,在中军大帐,他是准备和众人多说几句。毕竟如今一个函谷关是耽误了太久,这到底怎么能拿下雄关,必须要从长计议才行。
 
    不管是怎么样儿,这一人智短,曹操就不相信,这么多人,还想不出来什么办法。当然了,要实在还是没有的话,那也没有办法。毕竟连巧妇都难为无米之炊,这更何况是众人了。如今这情况,就和那无米之炊,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。
 
    函谷关就像是一座大山,阻挡了兖州军前进的脚步。当然什么时候能越过去,这个谁也不知道。毕竟函谷关众人太熟了,而且关内那么多人马,这绝对不是你想如何就如何的。所以众人也不得不承认,这如今的情况,本来之前以为是向着己方这儿来偏了,可结果呢,又倒回去了——
 
    这就让兖州军众人,确实是难以接受。可如今的情况,谁都知道,是你接受也得接受,不接受也得接受。毕竟不管是接不接,这事实都摆在眼前。就是人家占优,处在上风。而己方是不占优,处在下风,劣势中。
 
    曹操看着众人,一时是没说话,而此时中军大帐内的气氛,确实是不怎么样儿。说是比较沉闷,其实也差不多少。当然了,兖州军中众人确实是不想这样儿。可要说起来,看到自己主公如此,面无表情的,而且他们多少也能想到一些东西,所以在曹操没说话之前,众人可都不敢说话,一个都不敢。(未完待续……)
 
    第六七四章战雄关继续受阻:
 
    ...<!--8178+d8z1w+2134890-->
 
 
第六七五章 临湘城黄糜请战
 
    曹操这么一看众人,他都明白,这如今大帐内死气沉沉的,还是,他们怕自己,这些人啊,自己要是不说话,他们都不敢多说。txt下载80txt.com对此,曹操也只能是无奈了。不过一想也是,这自己这个主公,这么多年了,那是多少年的积威,这真正知道自己的人都知道,当然包括他们这些人,所以他们这个时候自然是不敢多说,都等着自己说话了。
 
    所以曹操这时候也不是面无表情了,而是微笑道:“各位,这虽说战事不利,可也不至于如此吧?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是赶紧又换了一副表情,至少不像刚才那样儿沉闷了。其实他们也都知道,这如果要是还像刚才那样儿,那么谁那么做了,自己主公就得让谁第一个说话。这如今是“出头的椽子先烂”,还真是没有几个想当这个出头鸟儿的。他们虽说不知道那“枪打出头鸟”这话,不过那个意思,他们确实也都明白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众人表情有了点儿变化,曹操还是继续微笑了,不过没继续说,而且直接点名道:“文谦,你来谈谈今日的战事如何?”
 
    毕竟乐进是当事人,所以曹操自然是要让他先说。哪怕他也知道,自己这个手下,此时此刻的心情不爽,而且也不想多说。但如今这个情况,你作为带兵攻关的将领。不多说两句,肯定是不行的。所以曹操也没让别人说。直接就点了乐进。
 
    乐进一听,是心里叫苦。不过自己主公有话,自己还能说什么。只能是硬着头皮说了,要不然呢,不可能一个字都不说吧。那不玩笑了吗,怎么说你也得说个一两句才行,要不然的话,这在自己主公面前,在众人面前,可真是。丢脸。
 
    所以他忙说道:“主公,那个马汉倒是不足为虑,不过关上多出来的那些凉州军士卒,确实是不好对付!”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一听,是微微点头,说实话,这他也没觉得关上多了一个马汉,能怎么样儿。也可以说,一个马汉。确实没放在曹操的眼里。如果换成是马岱,那么就不一样而儿了。可马汉这么一个“名不见经传”的小人物,自然不会入得了曹操的法眼的。所以他自然也是看不上对方,当然了。主要是对方的本事,还不足以让曹操如何去看重。
 
    就说如今他的态度,就算是不错了。因为曹操也知道。对任何人都不能大意轻敌,可大意是一方面。这看重和不看重,就是另一回事儿了。不过曹操也知道。有些东西坏就坏在小人物的身上,这事儿还少吗。不过这事儿也不会总生,而且就算生了,也不一定不见得你就一定会遇到碰上。qiushu.cc [天火大道小说]
 
    所以他此时听了乐进的话后,也开口道:“文谦之言有理,这马汉还真是不足为虑,还是那几千人马,却是棘手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和众人商讨对敌之策,而在临湘,太守府,黄忠此时正和自己儿子黄叙,还有糜芳他们聊着今日的战事。显然黄忠是有意让两人也出战,毕竟这如今的情况,对己方来说,可是越来越不利了,所以黄忠也不想那么多,两人出战,正好!
 
    哪怕他也知道两人的水平,可这个也没办法,至少有比没有强,所以黄忠也宁可让他们两人一起上,也不想让对方一点儿点儿占优,己方从优势变成劣势。那样儿的话,可真是,至少不是黄忠想要看到的。这有些东西,还真是,他这个时候宁可让黄叙和糜芳上了,也不想让兖州军和江东军占到什么便宜。
 
    所以此时便有了他让士卒找两人前来,说自己有要事相商,其实就是让两人出战。当然黄忠不可能直接就那么去说,自己这边儿不占优了,对方威胁大了,这话他肯定不会当着自己儿子和糜芳的面儿去说。只能是委婉说一下,然后他们两人最好是主动提出来,那最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黄叙和糜芳两人在太守府会客厅中见到了黄忠,黄忠让两人坐下,两人谢过后。
 
    黄忠便说道:“二位应该多少都知晓一些今日的战事吧?”
 
    黄叙和糜芳两人闻言点头,毕竟两人虽说可能地位不是那么高,但身份却在那儿摆着呢。一个是黄忠的儿子,还是唯一的一个。另一个更是马的舅兄,所以他们都不用出门。战事结束之后,就有人直接来给他们禀报了。这年头,说起来溜须拍马的人,其实也不少。这什么时候,都少不了这样儿的人。甚至还有更厉害的,真是“强中更有强中手”啊。
 
    因此,他们两人还能不知道城头的战事吗。而且黄叙的脑筋转得还挺快,心说自己父亲如此对自己两人说,那么岂不是表明……
 
    “知子莫若父”,但是对于自己这个父亲,黄叙这个儿子,他其实也算是比较了解了。因此,自己父亲这么一说,他多少就明白了黄忠的意思。
 
   
 
    敢情自己父亲是要让自己和糜芳出战啊,还真是,也就自己这样儿吧。大多数的人。直接一道命令下来,也就完事儿了。可显然。自己父亲却不这样儿。
 
    看到两人点头,其实黄忠早就知道。他们两人都收到临湘城战事的情报了,不过他也没点破这个,毕竟黄忠算是人老成精,这哪个地方也都不可能永远都是清白没有无垢的,所以只要大方面过得去,他可真是,什么都不想去管,不愿意去官。毕竟黄忠混了几十年了,都快六十的年纪的。有多少不知道不懂的东西呢。
 
    黄叙和糜芳可都知道,今日那个张辽都上了城头,还和黄忠战了一场,不过对方自然是没有讨到什么便宜,最后让黄忠一刀就给逼退了。当然两人其实都清楚,就凭张辽那一流下等的武艺,只要不出什么意外的情况下,还真就不会是黄忠的对手。如果真要是要张辽占便宜了,那么一定是出什么大意外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黄忠此时再次对两人说道:“如今的情况。敌军猖狂,战况越来越激烈,不知道你们两位觉得如何啊?”
 
    当然黄忠可没有问他们两人的意思,这话的本意实际上就是说。你们两人赶紧的,向我请命出战,这样儿的话。不就都好了。可这话,黄忠显然不可能直接对自己儿子和糜芳说。因此,他只能是委婉说出来。就看黄叙和糜芳两人的想法了。不过他也知道,就说两人也不傻,所以自然是明白自己的意思的。
 
    果然,黄叙和糜芳一听,两人对视了一眼,都明白了黄忠的意思。尤其是黄叙,更不用说了,他之前就知道了,如今不过是更确定了而已。
 
    所以他此时便说道:“将军,如今的情况,属下请战!这敌军猖狂,属下当仁不让,请求出战,对敌!”
 
   
 
    黄忠一听自己儿子的话,他是显得很满意,并且是手拈长髯,然后笑道:“好,好,好!勇气可嘉,如此的话,明日便与本将一起,和敌军决一胜负!”
 
    “诺!多谢将军成全!”黄叙还不了解自己父亲吗,所以他是赶紧说道。
 
    而且看自己父亲这样儿,显然是对自己很满意,这就差脸上写着“满意”二字了。当然了,他也都明白,这个时候,自己父亲就需要自己如此。而这么些时日,自己也没看到自己父亲对自己如何满意,不过看来今日,是不错了。
 
    糜芳此时也不甘示弱,心说你黄叙都上了,我怕个什么?再说了,你我就算都不行,那不是还有黄老将军吗?这糜芳可听自己主公,也就是自己妹夫马说过,这黄忠本事在整个凉州军来说,那可都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。因此,糜芳确实没有什么可怕的,他这个时候就嫌自己是开口晚了。不过还算好,这黄叙应诺后,他就赶紧说话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黄叙话音刚落,没等黄忠说话,此时就听糜芳对他说道:“将军,糜某也求请出战,此时对战敌军,我是万死不辞!”
 
    黄忠一听,他当然并没有因为糜芳在自己开口前抢先说话而不满,反而是对他笑了笑,然后说道:“好,快哉!我军有子方如此将领,何愁兖州军江东军不破!”
 
    当然别人给自己面子,自己也得给对方点儿面子,毕竟糜芳的身份在那儿摆着呢。就算是黄忠不看重其人的本事,可他不可能不给自己主公和主母面子,这是肯定的。当然了,还有糜芳的大兄糜竺,那可是掌管着整个凉州军的财政开销,这也是实权的人物啊。而且关键是其人是深得自己主公的信任,所以都这么多年了,做这个事儿的人,在凉州军中也没有换过。
 
    这不正说明了自己主公对糜竺糜子仲的信任吗,至少凉州军众人几乎是人人都没有,当然这其中是包括黄忠这个没加入多久的人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黄忠如此表情,听他这么一说,糜芳就知道,这黄忠对自己是满意了。如此就好啊,毕竟如今自己可是在临湘,在人家地盘这儿。虽说自己也知道,他黄忠无论如何都会给自己主公面子,但是这个事儿,也不好说。毕竟给你面子是一回事儿,可到底能给你多大的面子,那却又是另一回事儿了,不是吗。
 
    但是从自己带残兵来到了临湘之后,自己自认为黄忠还是很给自己面子的。当然了,说起来,他那可不是给自己面子,而是给自己那小妹面子,是给自己那妹夫面子,自己都懂。
 
    所以糜芳也知道,这个时候自己必须要主动,提出要出战的意思,然后黄忠来一个顺水推舟,最后双方都是皆大欢喜。要不然的话,糜芳是不怕什么,可自己今日不给他黄忠面子,那么之后也别想人家给你多大的面子。也许看在自己主公的面儿上,他是不会说什么,但之后,自己想在临湘和之前那样儿,估计是不可能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下来,黄叙和糜芳,明日与黄忠一起迎敌。
 
    再一次迎来了兖州军和江东军联军的激烈进攻,不过这次可不是郭淮他们三个人带兵了,而是四个。因为曹真的伤势已好,所以请命曹仁,让他出阵,结果曹仁最后当然也答应了下来,至于说鲁肃,他更是乐不得如此。所以最后带兵攻城的一共是郭淮、牛金、张辽和曹真,他们四个。(未完待续!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