芝麻彩票|首页

又多了好几千人这确实是给己方增加了不少压力

 
    在乐进再一次带兵进攻的时候,就吃亏了。他不知道,怎么一下关头变成三个人守了?而且那个还不是叫彭羕的。[]彭羕比这年轻多了。所以乐进也不认识马汉,但却并不代表他就不会去联想。所以乐进也想到了,会不会是对方的援手。要不然的话,怎么去解释?之前这个人怎么没有出现,今日才出来?
 
    确实是这么个情况,马汉今日才出来,那是因为昨日才到。乐进能想到这个,已经就算是不错了。哪怕他并不认为马汉,但是这个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已经知道了函谷关有变。可最后的结果还是有点儿出乎他意料,这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这关上的凉州军士卒,好像一下战力就增加了,起初乐进没想太多,可等他被打退了两次之后,他才现这其中可是有很大的不对。不对的地方就在,这关上的人,好像变多了。毕竟他乐进可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将领,这时间久了,他还能现不出来吗?
 
    所以现不对的乐进,心里就咯噔了一下,不过还没等他上到关上,后面己方就已经鸣金收兵了。乐进只能是带兵退回,不过回到本队后,曹操对众人一摆手,“回去再说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老大都话了,没人敢不听,所以都跟着曹操回到了己方的大营。在中军大帐内,众人坐下后,曹操先向乐进问道:“文谦作为攻关主将,不知道今日有何现?”
 
    听自己主公如此说,乐进心说,看来自己主公也现了。不过这事儿,显然自己主公不可能不知道。毕竟后面那么多双眼睛,而且还有两位先生在,所以什么现不了?
 
   
 
    就别说关上这么很明显的变化,就算是一点儿细微的变化,乐进认为荀攸和程昱也能现。也许短时辰内现不了,但是久了,还是没有问题的。所以他并不认为,这自己都能现的事儿,两位先生还能现不了?并且在后观战的,可不止是他们两人,还有自己主公,有夏侯兄弟等人,他们哪个没有眼光眼力?
 
    所以乐进就知道,显然自己主公已经是现端倪了,因此他本来就不会去藏着掖着,这时候就更不可能了。
 
    他忙说道:“主公,这函谷关上多了一个不知名的将领,而且依属下来看,关上的守卫力量,却是过了之前不少!”
 
    这乐进的话,是两层意思,很简单,一个就是谁都看得见的,关上多了一个凉州军将领。而另一个便是,关上的人马,比之前多了,他就是这两个意思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闻言,是微微点头。显然他也知道这个了。而之所以是要再问乐进一遍,不是要看他是否会说。而是曹操认为,看看乐进看到的。和自己这些人所想是不是一样儿。所以他才有此一问,当然曹操可没想乐进说不说真话,那不玩笑吗,乐进可能不说真话或者不说吗?
 
    而此时曹操则向程昱问道:“仲德以为,关上是何情况?”
 
    毕竟程昱掌管着兖州军的情报,所以曹操心里清楚,或者说其他人也都明白,可能关上的那个新加入的将领,别人都不知道。但是程昱多少是知道一点儿。因此,曹操自然问了乐进之后,就直接问程昱了。他知道,如果说程昱不知道的话,那么别人基本也都不知道了。可不是吗,连己方掌握情报消息的人都不知道,那么其他人,还能知道的,极其渺茫。
 
    程昱此时赶紧说道:“回主公。如果属下所料不错的话,关上那个新来的凉州军将领,应该就是宜阳城守将,马汉!”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程昱这么一说。果然,以曹操为的众人,都是疑惑着摇了摇头。可见没有人知道这个马汉是什么人。所以显然,最后还得问程昱。“仲德,这个马汉。何许人也?”
 
    还是曹操所问,毕竟连他都不知道这个人,显然曹操认为对方不过就是个小人物而已。要不然的话,真有本事的,自己不可能这个时候都没听过。那么如果真是这种情况,那就只有一种可能,对方是刚加入凉州军的,不过这事儿,基本是不可能了。这不单单是自己没有听说过其人,就是手下众人,显然也都是一头雾水的,不知道马汉是谁。
 
    程昱一笑,然后便说道:“主公,各位,对于马汉其人的情报,我军手中确实不多,毕竟其人比较低调,也不是马孟起经常用的人物,不过一直当守将而已!”
 
    听程昱这么一说,众人算是明白了,敢情果然不是新加入的人,但其人却不是受到马重用,就是守个城池而已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即便如此,曹操也想多了解一下,所以程昱刚说到这儿,他就忙问道:“那么其人到底何许人也?”
 
    程昱说道:“马汉其人早年乃在益州军中做事,跟着巴郡太守严颜,然后和其人一起投靠了凉州军,直至如今!”
 
    这么一说,众人都知道了,敢情这人也算是资历不浅了,那可是益州军的人啊。毕竟益州军距离如今都多少年了,可真是,算是老人儿了。毕竟当初的益州军已经成为了历史,算起来到如今,有十年了吧。所以马汉自然是老人儿,不单单算是凉州军元老,也可以说是军中的元老人物,毕竟人家在益州军,肯定也待了好几年。
 
    不过众人还明白了一件事儿,那么就是这样儿十几年都没有什么名儿的人,显然也没有什么大本事。当然了,凉州军的人才也不少,所以对方如此,也显然是很正常的,众人心想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那么依仲德之意?这是马汉带兵来援?”
 
    虽说程昱没直接说,不过曹操自然是一下就想到了,当然了,这程昱是什么想法,曹操却还得问他一次。毕竟曹操虽说这么认为的,可到底是不是,这个还得问问两大谋士。显然程昱和荀攸的想法,是对曹操很有影响的。
 
    程昱闻言点头,“不错,主公,属下认为,是函谷关内有人向宜阳的马汉求援,所以其人边带着宜阳的守卒来到了此处!”
 
    曹操点头,还别说,要是这么看来,还真是很有可能。甚至直接就说,就是这么回事儿也并不为过。仔细想想,好像还真是。如果不是有人去请马汉,那么其人是自己到这儿来的?这事儿有多大可能?别说众人不相信,就是曹操都不相信。毕竟凉州军的军纪,也是非常严的,马眼里,却是不揉沙子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当然了,要是有其他的说法,那么可就不一定了。反正如今的情况就是马汉带兵来了,而且看着样儿,人还不少,显然就是为了阻挡己方的,还用多说吗。
 
    曹操又向另一谋士问道,“公达,你觉得如何?”
 
    荀攸就知道,这如今程昱说完,就该自己说了,显然自己主公是不会放过自己的。当然了,如今这儿就只有自己和他程昱,这么两个谋士,所以自己主公不靠自己两人,还能靠谁呢?
 
    因此,他则是说道:“回主公,属下认为仲德之言不错,我亦是如此想法!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,心说果然,你荀攸荀公达,也是这么个想法,和他程昱程仲德一样儿。当然了,自己也是这么想的。看来如今文谦虽说是上了关,不过人家这守关的力量又有所增加,显然,这是又给己方以压力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果然,听到两位先生都这么说了,不少人心里都是咯噔一下。毕竟对方如今守关的力量越强,这对己方就越不利啊。那函谷关天下雄关,岂是你说能破得了,就一定能破的?要真是那么容易的,函谷关也真不可能自古都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了。当然了,这个一方面是因为长安的关系,不过更主要的,还是这个函谷关的位置重要,而且确实是雄关险关,不得不重视。(未完待续!
 
    ...<!--8178+d8z1w+2132746-->
 
 
第六七四章 战雄关继续受阻
 
    众人倒不是怕什么,不过他们自然也希望麻烦少点儿,而且能早日破了函谷关,并且己方士卒少伤亡些。毕竟是要靠着他们打天下,这损失越大,对己方就越没利,这谁都知道。不过今日算是也知道了一些东西,就是关于函谷关的情况,新来一个将领,马汉,而且还带着好几千士卒来的。这却是不得不说,给己方增加大压力了。
 
    但众人确实不惧什么,不过是依旧比之前更加重视了,毕竟如今的函谷关可和之前不一样儿了,多了那么多人马,这直接就是此消彼长,他们人马增加了,而己方却是损失了,这对己方来说,当然不是什么好事儿。所以众人不管怎么说,都不得不去重视,尤其是曹操还有乐进,包括荀攸和程昱他们。
 
    心里都是想了不少,这己方如今按部就班,继续这么慢慢进攻,还不知道要多久,才能真正攻破函谷关。可说起来其他的这又没有什么好计策,能破了雄关啊!——
 
    而与兖州军大营这边儿相比,在函谷关内,会客厅中,吴懿他们四人,倒是显得比较轻松。
 
    就听吴懿说道:“好!今日对付那乐进和兖州军,倒是轻松不少,看来有了马将军相助,确实是让咱们如虎添翼!多亏了马将军啊!”
 
    马汉一听是赶紧谦虚,毕竟吴懿那可是函谷关的主将。在军中比自己身份地位可高不少,所以当其人这么夸奖。他也有点儿不太好意思。毕竟在马汉看来,自己其实也没做什么。说起来主要还是靠着人家吴懿和黄权。这自己本事不如两人,都是两人为主,自己不过就是个辅助而已。当然了,因为自己带来好几千人马,所以确实是暂时解决了函谷关的燃眉之急。
 
    这倒是不错,可要不是彭羕带着黄权的亲笔书信来请自己,自己可也真不会直接就带兵过来。所以真算起来,还多是他们三人的功劳,自己虽说也有。不过不占主要的。没有他们三个,这函谷关还不一定如何呢——
 
    此时黄权也说道:“子远兄之言不错,正因为有了马兄,今日才能如此顺利守御关隘!如果是之前,还真是比较棘手!”
 
    两人都没什么藏着掖着的,也大方承认,在马汉没来之前,确实是有点儿棘手。毕竟乐进上了关,兖州军也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。虽说上到关上的人马。不如关头的人多,可架不住总这么日日都过来。所以马汉带兵来援,确实是给凉州军注入了一针强心剂,这直接就让凉州军的士气上来了。(www.QiuShu.cc 求、书=‘网’小‘说’)毕竟多了好几千人呢,这多少人心里都有底儿了,当然是好事儿。
 
    所以吴懿作为主将说完。就是黄权当面感谢,至于说彭羕。他倒是只是笑了笑,却没多说什么。毕竟这函谷关还是以吴懿和黄权他们两人为主。所以他们都说差不多了,自己也就不用多说了。并且他们和马汉的关系,黄权和其人是好友,就是吴懿也和他关系还行,就是自己,虽说不至于不认识,可确实也没有那么熟,所以彭羕就只是笑,而没有多言——
 
    但即便如此,就看他对马汉微笑的样儿,就代表他把自己的态度传达给了对方。至少是善意的,不过就是没多说而已。毕竟在函谷关做主的,还是吴懿和黄权两人,彭羕他不过就是有时候建议建议而已。所以彭羕对马汉微笑,马汉看到后,也是对他微微点头,算是表示了一下吧。
 
    最后还是吴懿说道:“想来明日兖州军更要拼尽全力进攻函谷关,到时候还要靠着马将军!”
 
    马汉赶紧说道:“为主公为我军做事,义不容辞!与吴将军和公衡合作,也是我一大幸事!”
 
    大红花轿人抬人,就是这么回事儿。你给我面子了,我当然也会给你面子。同样儿,我给你面子,自然也希望你也能给我面子。虽说不至于是互相吹捧,但确实,这也算是互捧了,反正大家彼此就是心照不宣了——
 
    最后四人是哈哈大笑,然后简单说了几句,今日便算过去了。
 
    乐进再一次带兵来攻的时候,他也算是对函谷关的情况了解了一些。虽说他没把马汉看得如何重要,但关上多了一个人,又多了好几千人,这确实是给己方增加了不少压力。可即便是这样儿,这己方也不可能如此就退缩了。不可能因为这个,己方就撤退。所以如今还得是往前走,莫回头。
 
    而对于乐进来说,这函谷关的守御力量增加了,未必就都是不好的地方。怎么说呢,确实这个事儿还得分开来看。如果说守御力量很薄弱的地方,说实话,他都没有多大的兴趣。也就是函谷关这样儿的,哪怕他觉得压力不小,可确实兴趣也不少。哪怕之前被压制了好些时日,哪怕那么多日都没有上到关上。
 
    可对乐进来说,确实这也算是锻炼了自己,锻炼了己方士卒——
 
    还是吴懿对付乐进,而黄权和马汉则是带着己方士卒,抵挡着兖州军士卒的激烈进攻。如果说马汉没来之前。吴懿和黄权确实是感到了压力增加,不过因为马汉带人马来援。这确实使得函谷关的压力大减。确实如此,如今感到压力大增的。可不是吴懿他们了,不是凉州军,而是乐进,是兖州军!
 
    乐进心说,这他娘的,真是别扭得很啊。这之前马汉没来的时候,自己比这要轻松,可如今对方援军一到,自己一下就感到了压力。这要是顺利的话。那么自己倒是还能上得了城头,可要是不顺的话,还得和昨日一样儿啊!
 
    所以他这心里还能不担心吗,如果没有马汉横插一脚的话,虽说乐进也不认为这个今日就能破关,但是至少,比如今要强多了,不是吗?可坏就坏在,人家援军已经到了。还在城头上,抵挡着己方进攻呢——
 
    在后观战的曹操对旁边的荀攸和程昱两大谋士说道:“公达、仲德来看,今日的战事,文谦能如何啊?”
 
    荀攸此时言道:“主公。依属下来看,文谦今日难有建树!”
 
    不是荀攸出言打击,而是他认为事实就是如此。如果说那个马汉没有待援军来这儿。那么一切都好说,哪怕乐进一时半会儿也破不了函谷关。但终究是能上得关上的。但是如今呢,显然一个马汉。并不算什么,一个三流将领而已,还能翻得起什么太大的风浪来?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